【日本長瀞】若果生命不過是一場偶然


「若果是重要的事,應當不會忘記。」
我總是那麼地想著。

 

人在異鄉,本來已經進入了一個不熟悉的環境,在夢裡又進入另一個人的世界,在那裡沒有熟悉的人、沒做著熟悉的事,我還是好好地活著。張眼後意識還未清醒,我懷疑身處的位置,我懷疑自己應當要做的事,我甚至想不起自己是個愛寫作的人,不小心打開郵件閘,想起那未完的稿子,我竟然還問了自己,我為甚麼要做這件事?

一切都是那麼自然而然地存在,卻又可以那麼自然而然地、彷彿從未發生過般不存在。

那稍縱即逝的夢,如情感、如約定、如人生,要出現便來,要消失便走。若我總是想著每件事物的必然性,思考著那些的關聯,那麼我也可以考慮看看,有些事物也不過是如隨機般浮現。

若果生命不過是一場偶然。

若果這片秋色只是偶然遇上。

若果此刻能遇你共桌吃飯,也不過是一次的巧合。

若果那一切的發生都不過是一場偶然,全是不能控制和掌握的事,會不會覺得很無奈?

我開始探索這件事。

在不知不覺間,葉的顏色起了變化。那次一望,是草翠新綠,這次一望,是漸變橘紅。你感傷一下子怎麼又換了一季,好像經歷了很多,但又沒經歷了很多,偶然又換了一季。

抬頭,偶然看見盛開的紅葉。你不知四季為何要交替,就如你不了解你和每個人相遇的原因,穿梭在城市之間,那氣候的轉換和人情的冷暖一樣,彷彿來了便是來,走了便是走了。

路過,一艘木船。你們不必然會遇上,所以你開始計算這船兒與你擦身而過的機率,十萬分之一,百萬分之一,原來是這樣的微乎其微。你微笑了,開始思考每件事、每次相遇的可能性,感受著那些偶然遇上的幸福。

船走了,幸福也溜走了嗎?我懊惱著他們因何而來,因何而走,卻又想不出個答案來。如果我期待,幸福未必一定來臨;如果我淡然,幸福也許即將到來。有時我會尋找,有時我會祈求,在大部分時間,我只安靜地等著它們到來。

手心抓著的,都是屬於我的,卻又不像屬於我,那指間的一切彷彿都不能掌握,只能淡然或激動地看著它們流進與流逝。那還有甚麼該留戀,那還有甚麼該珍惜?

我惦念著上一回的幸運,我期待著下一次的幸運,在這之間,我發現了甚麼叫做緣分。

於是,我開始沉醉於那機率的踫撞和可能性,迷上那悵然若失的幸福感。

(日本長瀞 2018.11.19)


Miu

從初踏足台灣那次起,發現原來地理課上講的,全部都真切活於世界裡,自此對這曼妙世界勾起更多好奇。最愛小奢華文化之旅,住進風景優美的房間,欣賞當地的特色建築,逛逛傳統玩意商店,發覺自己對吃喝玩樂都愈來愈有要求。


instagram-32-greengrey